范年春晚已经正式登场,小伙伴们服用的感觉怎么样?

从1983年开始,《春节联欢晚会》已经成为中国春节保存经典硬盘菜的盛宴。

春晚,如今快要40年了。

外界的评价也从人人叫好到后来的索然无味,甚至出现了“不再看春晚”的愤然,它都经历了什么?

今天咱们就来回顾下往年各具风格的春晚总导演,他们最多的执导了5次,最长的跨越了将近三十年的时光。

以下,跟随柴叔一起来盘一盘,这9位各具风格的导演,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那年春晚。

01、黄一鹤(1983、1984、1985、1986、1990)

1982年的一天,黄一鹤从台长王枫手上接过了筹备春晚的重任。

他就一直琢磨着1962年谢添先生举办的《笑的晚会》。

“人家20年前就能搞直播,咱们怎么就不行?”

那个年代还没有流行“人性化”定制,可黄一鹤就觉得这个联欢晚会上面得让观众开口说话。

他一拍脑门整了个点播热线出来,不管你想看什么节目,都能打电话给接线员登记,哪个节目的点播量最高,他们就上什么节目。

就连争议颇多的《乡恋》,也在大伙的殷殷期盼中登上了首届春晚的舞台。

节目有了,却还少了一座连接电视台和观众的桥梁。

黄一鹤看人家广播的叫播报员,舞台上有报幕员,咱们晚会上也得整个主持人。

而且这人不但要脑子活络,嘴皮子利索,还得会随机应变,还得要控得住场子,不能乱,而且得好看。

他立马找到了当时的相声大家马季和姜昆、受过专业训练的王景愚、和当红的大美女刘晓庆组成了首批春晚主持人。

这一年的春晚在600平米的演播大厅中开始,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结束。

第二年依旧是黄一鹤负责,他就想起了前一年还不太成熟的哑剧小品,于是找来陈佩斯和朱时茂。

“你们两个就好好想想节目。”

面对从未有过的表演品种,他们绞破脑汁也想不出好作品,每天在剧场里吃饭都觉得没脸,前前后后“逃跑”了三回,都被抓了回来。

好不容易想出了节目吧,只是个单纯靠动作和语言惹人发笑的喜剧。

有人说:“他没有教育意义嘛。”

这样的质疑让所有人都不敢因为它的搞笑而拍板,一直到开演前十分钟,黄一鹤才下了决心。

“我是总导演,我来扛这个责任,你们上!”

最后这部《吃面条》开创了小品表演的先河。

“在一个充满欢乐的日子里,观众没有理由拒绝笑声。”

为了做一首和整台节目相配合的歌曲他还专门找到了乔羽。

“你马上写一个既阖家欢乐,又满怀希望的歌词来。”

乔羽盯着他:“马上是什么意思?”

黄一鹤当即拉了一把椅子来,“马上就是我在这坐着,你现在就写。”

虽然被乔羽拖拖拉拉地写到了第二天,但是黄一鹤对词特别满意,立马跑去让王酩作曲,又找了李谷一来唱。

才有了后来那首经典的《难忘今宵》。

创造了无数个“第一次”的春晚大将黄一鹤于2019年4月因病去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这位镇守5届春晚的元老,他留下的春晚模式,经典节目无一不是开创了时代的先河。

黄老这一生担得起一句: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但也正如曾担任他“副手”的袁德旺所言,春晚不是一个人的功劳簿。

02、袁德旺(1997 2004)

首届春晚开台时,袁德旺就跟在黄一鹤后面学习。

“总导演就是总催,我就不愿意干那个。”

1997年的香港回归,是春晚绕不开的话题,那年的袁德旺被台领导点名送去参与投标。

赵本山带着小品《红高粱模特队》吼出了那句:劳动者是最美的人!

为春晚后来的“开门”打下了一块基石,也是从这几年开始,春晚越来越多地从一场百姓联欢会变成了国家意志体现的专场。

休息了6年的袁德旺,在2004年春晚总导演投标结束前几天,再一次接到了领导的电话。

“赶紧去参加投标。”

比起精心准备了几个月的对手们的长篇大论,袁德旺只是随意地整理了一下过往作品,做了个9分钟的简短阐述。

结果他人还没走出电视台大院,就接到了台长的电话。

“今年刚经历了非典,上面特别重视,你好好干。”

这一年的袁德旺已经57岁了,几乎是所有总导演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可他却有一颗不老的心态。

他在策划会上公开表示想邀请青年偶像周杰伦来,结果遭到了大量的反对。

“他唱歌都听不清楚,观众不会买账的。”

可袁德旺不肯妥协,这一年他利用了年轻人玩游戏的心态办了一个手机短信大赛来吸引他们,要是看不见他们喜欢的明星可不好收场。

于是整个策划会因为请不请周杰伦的问题僵住了。

最后袁德旺拍板:“咱们这个节目就是做给老百姓的,谁说了都不算,让老百姓来说。”

于是袁德旺在央视的网上发了一个签名活动。

“你要是同意请周杰伦,你就签名。”

结果报名的人竟有两百万之多,这回袁德旺捧着大家的请愿才说服了台领导,也让周杰伦带着一首《龙拳》,首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也是这一年,袁德旺有一个讽刺电视剧粗制滥造的化装相声《我是卧底》,每一次彩排的效果都是最好的,就连多次的审查也被“点赞”。

可就在春节前三天,一个大领导忽然开口:“今年节目都很不错嘛,就是这个化装相声就不要考虑了。”

其它领导立马附和:“我们早就觉得这个节目不对了,一直没看出来,还是领导说得对。”

仅剩三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再找节目顶上,于是那年的春晚,足足少了12分钟,也成了袁德旺最大的遗憾。

“是我们水平比较低,不了解情况,就是希望领导以后能早点审查,多给创作者一点时间。”

如果说袁德旺一直在总结过去,那么郎昆就是在眺望未来。

03、郎昆(1991、1994、2005、2006、2009)

1983年的郎昆,大学毕业后直接进了中央电视台的文艺部当导演。

去德国学了几年编导培训后,回来就成了副主任,一路上可谓是顺风顺水。

从1991年到2009年间,竟然执导了5次春节联欢晚会,他手下的春晚都被大赞“有原来的感觉了”。

当1998年春晚剧组正式搬进1号演播大厅开始,郎昆就发现,20个人以下的舞蹈根本撑不住这个宽阔的舞台,需要60至80,甚至120人才够。

面对越来越盛大的的仪式化和舞台,弊端也开始显露,台上演员和观众互动的难度加大了,原本的“联欢气氛”被冲淡了不少。

而他的目标始终只有一个。

“给观众没看过的,看过的就给更好的。”

于是2005年,一支由二十几位聋哑人表演的《千手观音》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整齐划一地动作,惊艳的演出效果,牢牢锁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第二年,“白云黑土”又火了一把,一句“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的梗至今被奉为经典。

前几年的春晚都喊着要让群众参与进来,却都没有显著效果。

直到2009年,郎昆让农民歌手马广福和刘仁喜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在正式演出之前,两位农民每次都是着急忙慌地来排练,又着急忙慌地回去干农活,来来回回的折腾。

那段时间北京的天气又特别干燥,郎昆的一颗心全被他们悬了起来。

“要是感冒了怎么办啊?现场是真唱,要是他们忘词了呢?关键时刻嗓子跟不上呢?”

郎昆所有的担忧都被他们那不输专业歌手的,高亢嘹亮的歌声给打散了,他们也成了当年真正的“黑马”。

就是因为他们,才让人知道“开门办春晚”并不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也是这一年,《不差钱》里那个穿偏了苏格兰裙的小沈阳,凭着嘹亮的歌声、喜感的表现一夜爆红。

惹得不少网友惊呼:“看春晚的感觉回来啦!”

郎昆手下的春晚,一直想回归到最初那种和观众一起乐呵的氛围中。

正如他所言:“咱们是在过年,不是在做总结大会,我们要面向未来,向新的一年走。”

郎昆看得透彻,他身边的马东却被困在了过去的阴影中。

04、马东

1968年出生的马东,从小就生活在父亲——相声大师马季的阴影中。

因为父亲太过出名,马东在学校里总会遇到同学的调侃,甚至光明正大到他面前来提要求。

“你来讲段相声啊。”

在学校受够欺凌的马东,为了摆脱父亲的光环跑去了欧洲,谁知学成回国后又兜兜转转地进了主持行业,

2009年,他担任了央视春晚中语言类的导演,亲自走上了舞台,却没能在观众心中留下特别的印象。

因为他表演的《五官新说》,依旧是从他父亲早年的《五官争功》里改编而来的。

十多年的努力更因为董卿一句“马先生之子马季”被打回了原形。

对此马东曾解释:“这个位置上能做的事情实在不多,上面还有十几个说话的。”

到了2011年,马东再次和陈临春合作,继续担任了春晚的语言类导演,结果还是没能出现成效,甚至让这一年成了赵本山的“绝唱”。

因为小品后继无人的局面,赵本山不得不带着新徒弟上场,结果因为太稚嫩忘词,导致节目磕巴。

事后赵本山自嘲了一句“不想再看见赵本山这张老脸”后,就退出了春晚舞台。

若说马东手上出了什么亮点的话,国民媳妇儿海清从影视剧到舞台的故事延续还是让观众们乐了一回的。

再有冯巩的《还钱》撑了一下局面,也算是可圈可点了,若要说一句精彩,才是差了点火候。

比起马东的小心翼翼地端着,哈文对春晚的改动可算得上是大刀阔斧。

05、哈文(2012、2013、2015)

有一次李玉刚在大剧院演舞台剧《四美图》,打了个电话邀请李咏来看。

结果他因为节目录制的关系,就把这事和老婆哈文说了。

当时的哈文正好担任了2012年的春晚总导演一职位,接到消息后直接把整个春晚剧组给带过去了。

那一年,李玉刚一袭金红色贵妃服,一句“爱恨就在一瞬间”把所有人带回了大唐盛世。

他的一秒变装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这一场春晚不但惊艳,还有着前所未有的纯净。

她不但剔除了所有的植入广告,更是连冠名、贺电、整点报时的广告都扔了。

这场一点废话都没有的晚会,被称为“史上最纯净”的春晚。

哈文的大部分创新都让人拍手叫好,唯独她将片尾曲的《难忘今宵》换为《天下一家》后遭到了大量非议。

“改了片尾曲的春晚根本就不完整!”

所以第二年的哈文直接宣布羊年春晚的保留节目,依旧是延续了三十多年的《难忘今宵》。

“会变的是花样,不变的是经典。”

春晚在哈文的手里不断地创新,她甚至在2013年提前公布了春晚的节目单。

“就是要让咱观众有尊贵感,拿着节目单看春晚。”

哈文为了还原联欢大会的感觉,提倡真唱真演,导致当年很多演员在演出时都破音了,这些瑕疵让她被质疑审查不严格。

可她听完只是耸耸肩:“乐呵乐呵就好了,不要那么严肃。”

为了让春晚重新走进大家的心里,哈文曾召集了7次座谈会,光是笔记就整理了十万字,最后定下了目标。

少一点假大空,多一点真亲小。

“我就是要让春晚回归联欢的本质。”

看似任性又随意的哈文,其实把所有的时间都扔了进去,严重的影响了个人的生活,她和丈夫李咏的相处急剧缩短。

当时有人在骂哈文的时候,就直接连着李咏一块吐槽。

被网络传言误导后,网友大骂李咏夫妇在中国赚钱后去美国享乐,被质疑后的沉默成了默认,谣言的大风肆虐。

一直到2018年,哈文微博上一句“永失我爱”还了他们清白,却也令人惋惜。

06、冯小刚

接手春晚后一边拼命付出,一边被网友追着骂的除了哈文还有跨界导演冯小刚。

2014的春晚导演启用了冯小刚,就是当年最大的改变。

冯小刚作为1996年春晚中《机器人趣话》的编剧,也作为中国贺岁片的扛把子导演,无论是对喜剧还是舞台的掌控力都有了保障。

再将赵本山请来做语言类的总导演,又指定沈腾参与策划,这样的豪华阵容,立马拉满了观众对语言类节目的期待值。

“我在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带着这样的觉悟,冯小刚在春晚开场用了一部叫《春晚是什么》的短片来说服台里的领导。

当短片中的小伙被问春晚的意义时,张口就是吐槽的样子,不正是春晚近些年给人留下的印象吗?

“要包容所有对春晚的看法,中央电视台要有这样的胸怀。”

冯小刚在对新人的启用上,直接超过了前一年的哈文,将比例拉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当冯小刚将春晚主题定为“温暖、快乐、时间”后,找到了王铮亮。

那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当场就把他和宋丹丹给唱哭了。

感人肺腑的歌声,对每个人进行了灵魂拷问,让当晚的所有人重新审视了时间与亲情。

紧接着一部结合社会热点的《扶不扶》让马丽那句“那是我的词”火遍网络。

更被沈腾一句,“人倒了咱不扶,人心就倒了,人心要是倒了,咱想扶都扶不起来了。”引起深思。

让人感叹,不愧是《开心麻花》的台柱子,这词太戳心了。

说到出彩,那个在背后旋转了四个小时的小彩旗,是当晚的人性计时器,也是最佳的时间女神。

尽管有不少出彩的节目,可冯小刚的收视率还是下降了近3个点,依旧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如果说冯小刚是变着法的往人心窝子上戳刀,那杨东升就是换着花样的制造绚烂迷人眼。

07、杨东升(2017、2018、2020)

从1991年首次加入春晚导演组,到2020年的鼠年春晚,杨东升三次担任春晚总导演,横跨了30年的时光,是春晚变化的参与者也是见证者。

他一直希望能做出一台让人觉得好看、好听、好笑还好玩的春晚。

于是2018年,他将周杰伦的《告白气球》与魔术相结合,带来了一场视听盛宴。

真人与新媒体的结合难度过大,一直到演出前5天,周杰伦还在不停地练习走位。

“因为环境和灯光的要求太大了,视频里的假人要和真人同时出现在舞台上,还不能让观众看出来哪个是假的,太难了。”

除了借用科技的力量,杨东升还把舞蹈和杂技结合在了一起,一场《波涛之上》叫人同时领略了杂技的力量与舞蹈的柔美。

更别说传统民俗和道具集合的舞台节目《亮花鞋》,这种在舞台上少见的,充满了浓郁乡土气息的舞台叫人耳目一新。

除了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表演,杨东升也在“情”上下功夫,创造了首次有两岸演员共同演艺小品的记录。

一部《回家》既是主人公方芳的个人经历,也蕴含着两岸一家人的美好期盼。

那一句“我现在就是替她回家”中真挚的情感叫人眼前一热。

杨东升在玩转科技的同时,也没忘了致敬经典。

直接拉来那英、王菲共唱一首《岁月》,将所有人拉回《相约一九九八》的那个夜晚。

“个人怎么样真的不重要,好多人的付出不是一时半会,而是一辈子。”

杨东升手上的春晚是一场对过往的总结,也是一份送给央视的礼物。

比起杨东升的万花筒,陈临春更像场个人秀。

08、陈临春

陈临春一接到要执导2021年春晚的任务后就想着创新。

舞台上除了常规的唱歌、跳舞、小品外,还得有一个创意类的节目。

前一年杨东升导演将真人和新媒体结合的方式给了他灵感。

“就是我们一直希望刘德华能够到现场来。”

结果因为时间的关系,刘德华来不了春晚,但是陈临春又不肯放弃,最后我们看到了在《牛起来》一片红光中“舞动青春”的刘德华。

这边有刘德华撑着还不算翻得太厉害,另一场以李宇春为主的时装走秀《山水霓裳》可被网友骂得不轻。

主持人介绍时明明说着“领略中国服饰之美”,可出场的李宇春穿着一套完全看不出哪个朝代的衣服,让观众一脸懵逼。

小臂上和衣摆下的白色菱形网,很难不让人想到水果摊上的苹果“保护衣”。

虽然走秀过程中那些不断变化的场景让人惊艳,有种把秀场搬进了大自然的奇妙感,但是最基本服饰上的“美”却叫人摸不到头脑。

作为一场“联欢晚会”,如果观众都看不懂,又有什么意义呢?

陈临春导演甚至将春晚定义为一个年度的文化盛宴,宣称要表现一年的文化特点。

比如那年《隐秘的角落》大火,就有了秦昊在小品《阳台》中唱小白船。

至于这首歌是不是适合在这种欢乐的节日中出现,我们先按下不表,但曾经的造梗春晚沦落成如今的“抄梗春晚”着实令人痛心。

陈临春导演口中的“引起观众共鸣”,不就是一种委婉的偷懒方式吗?

老百姓翘首期盼的一直都是带着全新作品逗乐的春晚,而不是总结去年作品的春晚。

希望今年的春晚导演刘真能明白这一点。

09、刘真

如今虎年春晚这道大菜已经上桌,欢笑与喜庆齐飞,中国红与青绿设色震撼每一个中国人的视听。

本届春晚的导演刘真也保持了十足的神秘感,直到春晚开场,才算正式官宣,这神秘感也让人们对这次虎年春晚充满期待。

刘真曾执导2019年春晚,那一次一场优美又独特的敦煌飞天舞,叫人看得目不转睛,整场春晚的配色也年味十足,在接地气的背景衬托之下,超凡脱俗的仙女们犹如降落凡间,多了许多亲近之感。

虎年春晚,我们可以看到刘真导演在歌舞节目上,仍然是动了“大手笔”,仅凭一个《只此青绿》就足以封神。

零点过后的《富春山居图》也是如诗如画,寓意满满,让人感慨万千。

春节联欢晚会至今已经接近40年,每一年都在提醒我们,成功的秘诀只有一个。

“将快乐还给人民群众。”

尽管每年都有人喊着“感觉不会再爱了”,可一到除夕夜,谁都希望这盘菜能“香香”的,好下酒更好下饭。

所有赞美与争议,都是因为老百姓喜欢才会关注。

春晚四十年,我们看着《吃面条》笑着吃下了一个个饺子,听着《虎口脱险》从一个虎年到另一个虎年。

我们在赵丽蓉老师的音容笑貌中,听着“六月六”笑到“666”,一句“宫廷玉液酒”的魅力,从场内延续到场外。

我们对春晚充满了太多情怀与回忆,此刻愿我们怀抱着往昔感动,一起于这个虎年虎虎生威,创造新的美好记忆。

-END-

【文 | 荞麦茶茶 】

【编辑 | 王小炸 】

关注@柴叔带你看电影,更多精彩不迷路!

1.《【2012年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单】春晚四十年,9位各具风格的总导演,有人争议大,有人已离世》援引自互联网,旨在传递更多网络信息知识,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侵删请联系页脚下方联系方式。

2.《【2012年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单】春晚四十年,9位各具风格的总导演,有人争议大,有人已离世》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对其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

3.文章转载时请保留本站内容来源地址,https://www.ytyd1818.com/article/77035.html